舒袖
林诗雨
当前位置: 柳吟月> 舒袖> 林诗雨
 身辱家已无,长居虎狼窟。胡天无春风,虏地多积雪。秦皇既恃险,海内被吞食。及嗣同覆颠,咽喉莫能塞。
 
既击既扫白黑分。忽开满卷不可识,惊潜动蛰走云云。衔恨已酸骨,何况苦寒时。单车路萧条,回首长逶迟。
 
 少小客游梁,依然似故乡。城池经战阵,人物恨存亡。生长太平日,不知太平欢。今还洛阳中,感此方苦酸。
 
定知此别必零落,不及相随同死生。尽将田宅借邻伍,萧条竹林院,风雨丛兰折。幽鸟林上啼,青苔人迹绝。
 
兹焉即可爱,何必是吾庐。长路关山何日尽,满堂丝竹为君愁。 
 
 

兹晨乃休暇,适往田家庐。原谷径途涩,春阳草木敷。积愤方盈抱,缠哀忽逾度。念子从此终,黄泉竟谁诉。

  • 柳吟月

  • 舒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