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厚
鲍叔牙
当前位置: 班超> 石厚> 鲍叔牙
隐拙在冲默,经世昧古今。无为率尔言,可以致华簪。暮节看已谢,兹晨愈可惜。风澹意伤春,池寒花敛夕。
 
迈世超高躅,寻流得真源。明当策疲马,与子同笑言。坐使青灯晓,还伤夏衣薄。宁知岁方晏,离居更萧索。
 
绿水绝驰道,青松摧古丘。台倾鳷鹊观,宫没凤凰楼。
 
建中即藩守,天宝为侍臣。历观两都士,多阅诸侯人。归奏圣朝行万里,却衔天诏报蕃臣。本是诸生守文墨,
 
朝旦气候佳,逍遥写烦忧。绿林蔼已布,华沼澹不流。宿昔清都燕,分散各西东。车马行迹在,霜雪竹林空。
 
 

临风一长恸,谁畏行路惊。晨兴涉清洛,访子高阳宅。莫言往来疏,驽马知阡陌。

  • 班超

  • 石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