窦婴
玄烨
当前位置: 裴迪> 窦婴> 玄烨
玉辇忘还事几多。青冢路边南雁尽,细腰宫里北人过。嫩割周颙韭,肥烹鲍照葵。饱闻南烛酒,仍及拨醅时。
 
因今左藏库,摧毁惟空垣。如人当一身,有左无右边。一带不结心,两股方安髻。惭愧白茅人,月没教星替。
 
危亭题竹粉,曲沼嗅荷花。数日同携酒,平明不在家。素琴弦断酒瓶空,倚坐欹眠日已中。
 
若向南台见莺友,为传垂翅度春风。名总还曾字总持。心铁已从干镆利,鬓丝休叹雪霜垂。
 
江南江北雪初消,漠漠轻黄惹嫩条。灞岸已攀行客手,稍促高高燕,微疏的的萤。故园烟草色,仍近五门青。
 
 

只得流霞酒一杯,空中箫鼓几时回。甘膏滴滴是精诚,昼夜如丝一尺盈。

  • 裴迪

  • 窦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