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子鸳
当前位置: 上官曦芸> 落子鸳>
独携无言子,共升昆仑颠。长风飘襟裾,遂起飞高圆。臣愚幸可哀,臣罪庶可释。何当迎送归,缘路高历历。
 
默坐念语笑,痴如遇寒蝇。策马谁可适,晤言谁为应。侵官固非是,妄作谴可惩。惟当待责免,耕劚归沟塍。
 
馀存皆动摇,尽落应始止。忆初落一时,但念豁可耻。蘋藻满盘无处奠,空闻渔父扣舷歌。
 
鱼子满母腹,一一欲谁怜。细腰不自乳,举族常孤鳏。古史散左右,诗书置后前。岂殊蠹书虫,生死文字间。
 
岂论校书郎,袍笏光参差。童稚见称说,祝身得如斯。方朔闻不喜,褫身络蛟蛇。瞻相北斗柄,两手自相挼。
 
 

都邑未可猛政理。先生固是余所畏,度量不敢窥涯涘。坐令再往之计堕眇芒。闭门长安三日雪,推书扑笔歌慨慷。

  • 上官曦芸

  • 落子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