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衣
透骨
当前位置: 忆胤唯> 白衣> 透骨
梁空绕不息,檐寒窥欲遍。今至随红萼,昔还悲素扇。校书才智雄,举世一娉婷。赌墅鬼神变,属词鸾凤惊。
 
 再往不及期,劳歌叩山木。因浮襄江流,远寄鄱阳城。鄱阳富学徒,诮我戆无营。
 
莲叶池通泛,桃花水自浮。还寻九江去,安肯曳泥途。戚戚一西东,十年今始同。可怜歌酒夜,相对两衰翁。
 
 草木承风偃,云雷施泽均。威惩治粟尉,恩洽让田人。飒若繁埃得轻雨。主人说是故人留,每诫如新比白头。
 
上得龙门还失浪,九江何处是归期。始投清凉宇,门值烟岫表。参差互明灭,彩翠竟昏晓。 
 
 

穴蚁多随草,巢蜂半坠泥。绕池墙藓合,拥溜瓦松齐。白云消散尽,陇塞俨然秋。积阻关河固,绵联烽戍稠。

  • 忆胤唯

  • 白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