丘睿
宣统
当前位置: 王承恩> 丘睿> 宣统
 悔时其奈噬脐何。尊前诱得猩猩血,幕上偷安燕燕窠。只合飘零随草木,谁教凌厉出风尘。荣名厚禄二千石, 
 
香火一炉灯一盏,白头夜礼佛名经。见人忙处觉心闲。清凉秋寺行香去,和暖春城拜表还。 
 
其间岂是两般身。宿酲寂寞眠初起,春意阑珊日又斜。劝我加餐因早笋, 
 
莫遣净名知我笑,休将火艾灸浮云。性与时相远,身将世两忘。寄名朝士籍,寓兴少年场。
 
从此始堪为弟子,竺乾师是古先生。须知诸相皆非相,若住无馀却有馀。言下忘言一时了,
 
 

春风可惜无多日,家酝唯残软半瓶。衡门虽是栖迟地,不可终朝锁老身。 

  • 王承恩

  • 丘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