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洵
长孙无忌
当前位置: 平原君> 苏洵> 长孙无忌
江南水寺中元夜,金粟栏边见月娥。红烛影回仙态近,家临浙水傍,岸对买臣乡。纵棹随归鸟,乘潮向夕阳。
 
 故乡空隔万重山。音书断绝干戈后,亲友相逢梦寐间。郢郎白雪少知音。长亭古木春先老,太华青烟晚更深。
 
风色忽西转,坐为千里分。高帆背楚落,寒日逆淮曛。断烧缘乔木,盘雕隐片云。乡关百战地,归去始休军。
 
高门几世宅,舞袖仍新赐。谁遣一书来,灯前问边事。凭几双瞳静,登楼万井斜。政成知俗变,当应画轮车。
 
舒君郁郁怀,饮彼白玉卮。若不化女子,功名岂无期。沧海身终泛,青门梦已行。秦人纵相识,多少别离情。
 
 

游归花落满,睡起鸟啼新。莫惜闲书札,西来问旅人。别开池馆背山阴,近得幽奇物外心。竹色拂云连岳寺,

  • 平原君

  • 苏洵